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创作研习营 >>创作研习营 >> 张迅:我的汗流浃背的流汗书
详细内容

张迅:我的汗流浃背的流汗书

张迅照片-低像素.jpg

张迅,稚嫩爸爸,不安分画图人,非主流漫画编辑,编的漫画集拿过法国安古兰漫画节另类漫画奖。名字里有个“迅”字,但却以“慢”著称。现在南京艺术学院教书。2012年创作出版科学绘本《流汗啦!》。

张迅:我的汗流浃背的流汗书

说来惭愧,决定加入《流汗啦!》这本书的创作已是六年前的事情了。好像是在夏天,我汗津津地跑到编辑部交稿、喝茶、侃天侃地,正在快活,余主编突然闪入,郑重其事地交给我一篇文稿,说要请我打《东方娃娃》科学绘本系列的头炮。

担此重任,我压力陡增,但也虚荣心弥漫,抱着为即将出生的宝宝画出几本书来的天真愿望,我自信满满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此前我也画过一些图书,做过设计,干过广告策划,但多为稻粱谋,有些看似华美却并无真情实感。其实华美并不难,只要善于总结,很快就可以摸清其中套路,掌握所谓客户的口味。但是当浮华成了一种快捷的谋生手段,对真实的创作就尤其渴望和珍惜。后来我遇到了《东方娃娃》,他们追逐质朴的表达、真正有趣的设计、淡然而深沉的情感,这种固执的坚持令人着迷 

其时,编辑部收藏的大量经典绘本,一场一场关于绘本的讲座与座谈,让我大开眼界。一时间,“绘本”这个概念在我的世界里被推到了最高位置,结构、细节、伏笔、明线、暗线、隐喻等术语,常常被我与朋友们津津乐道。于是对于《流汗啦!》我非常谨慎,似乎想把此前学到的那一大堆技巧和概念全部灌注其中,更重要的是对未来宝宝和它之间的互动充满了期待。

女儿终于出生了,但期待的生活并没有出现。面对这个柔弱的小东西,脑笨手拙的我真的汗流浃背。自由自在的生活消失了,看书、画画、聊天的时间被切成了一个个碎片,重复劳动换来的金钱变成了无穷无尽的奶粉和尿片,而所有这些换来的却是小东西的面无表情、无理哭闹和媳妇时不时的责备。我需要时常催眠自己说:她好可爱,她好可爱。朋友拜访时,我还需要怀抱婴儿挤出僵硬、疲惫的微笑。那不真实的微笑应该很没趣吧?画绘本的兴头在一天天的琐事中逐渐淡去,“流汗”这个题材也越来越让我觉得无味,其实是当时很多事都让我觉得乏味。

朱天文有篇谈论亲情的文章讲到,“亲”是无法选择的血脉关联,“情”则关乎时间。孩子对于爸爸的影响其实是更细腻更漫长的,但是对于这一点,我这个急躁又充满了功利心的爸爸还没有开窍。突然有一天女儿想读书了,每天晚上要讲两个故事,于是一本本曾被我拿来做个案分析的经典绘本又被翻出来阅读。虽然内容我早已熟知,但在一遍一遍的共读中,在孩子的欢笑声中,书又现出了新意,“绘本”还原了它本真的魅力,不是刻板的概念,不是术语的组合,而是女儿床头的依恋。女儿的欢喜引得我重新拾起《流汗啦!》的旧稿,三年过去了,虽然又回到原点,但这次抱着画些逗孩子发笑的图画的简单目的,我好像有了一种经历长跑后特有的轻松。在一遍遍画稿的修改中,编辑也很配合地提出了许多超级有趣的意见,画的时候我常常拍着桌子大叫“这个我怎么没想到,太有意思了”。只是可惜,那些点子背后的特别味道,我还是没能全部画出来,功夫都在画外吧。不过这才是我的第一本书,哈哈。

谢谢可爱的编辑们,谢谢周老伯,你们怎么总能戳到点子上?

(《流汗啦!》由《东方娃娃》杂志绘本版20127月出版。)

张迅画作1.png

《流汗啦!》就是在这个工作台上画出来的

张迅画作3.png

用泥巴捏出的第一稿



Copyright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 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 


技术支持: 嘉选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