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创作研习营 >>创作研习营 >> 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
详细内容

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


周翔照片.jpeg

“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

这是丰子恺先生对自己孩子说的,我喜欢这句话。我祈望能够进入孩子的生活,向孩子学习。我祈望能够做出孩子喜欢的绘本,祈望能够做到这一点。《一园青菜成了精》的创作就是我通过绘本进入儿童世界的一次旅程,我变成了孩子钻进书里。希望孩子们读这本书的时候能够与作品里的“孩子”快乐嬉戏,这是我做这本书的初衷。

《一园青菜成了精》是中国北方民谣,诙谐幽默,读起来朗朗上口。初读,感觉内容儿童味很足:

出了城门往正东,一园青菜成了精,

绿头萝卜坐大殿,红头萝卜掌正宫。

江南反了白莲藕,一封战表打进京。

豆芽菜跪下奏一本,胡萝卜挂帅去出征。

白菜打着黄罗伞,芥菜前面做先锋。

小葱使的银杆枪,韭菜使的两刃锋。

牛腿葫芦放大炮,绿豆角子点火绳。

轰隆隆三声大炮响,打得辣椒满身红,

打得茄子一身紫,打得扁豆扯起棚,

打得大蒜裂了瓣,打得黄瓜上下青,

打得豆腐尿黄水,打得凉粉战兢兢,

藕王一见害了怕,一头钻进泥土中。

但是进入创作的时候,发现把这首童谣翻译成绘本语言时,童谣的时代背景意味过于浓厚。这首童谣隐喻的是白莲教与朝廷的抗争。清嘉庆元年(1796)嘉庆九年(1804),湖北、四川、陕西三省,以白莲教为组织形式进行了农民起义。白莲教起义军在历时九年多的战斗中,占据或攻破州县达二百零四个,抗击了清政府从十六个省征调来的大批军队,清政府耗费军费二亿两,相当于四年的财政收入 

而童谣中坐大殿、掌正宫白莲藕战表 这些词,幼儿很难理解,更不知道这些词后面的含意。如果是按童谣的语意来画,会画成讽刺故事,画出来至多就是一本讽刺版图书,故事里没有儿童影像。这不是我要的能够让孩子开心的书。因此,我们把童谣内容进行改动,内容改动的构想落在了孩子的闹腾嬉戏上:

出了城门往正东,一园青菜绿葱葱,

最近几天没人问,他们个个成了精。

绿头萝卜称大王,红头萝卜当娘娘。

隔壁莲藕急了眼,一封战书打进园。

豆芽儿跪倒来报信,胡萝卜挂帅去出征。

两边兄弟来叫阵,大呼小叫争输赢。

小葱端起银杆枪,一个劲儿向前冲。

茄子一挺大肚皮,小葱撞个倒栽葱。

韭菜使出两刃锋,呼啦呼啦上了阵。

黄瓜甩起扫堂腿,踢得韭菜往回奔。

莲藕斗得劲头儿足,胡萝卜急得搬救兵。

歪嘴葫芦放大炮,轰隆隆隆三声响。

打得大蒜裂了瓣,打得黄瓜上下青,

打得辣椒满身红,打得茄子一身紫,

打得豆腐尿黄水,打得凉粉战兢兢。

藕王一看抵不过,一头钻进烂泥坑。

出了城门往正东,一园青菜绿葱葱。

对比原文可以看到改过的童谣接近了孩子的生活,孩子容易进入演戏情景之中,进入角色,体会到游戏的快乐。比如我们把坐大殿改成称大王,掌正宫改成当娘娘。孩子容易顺着语意进入扮家家的角色,江南反了白莲藕改成隔壁莲藕急了眼,这个句子的改动把成人世界的抗争转化为儿童之间的打闹。我们增加了两边兄弟来叫阵,大呼小叫争输赢这段描写可以让我们想到童年伙伴们游戏里经常出现的场面。

精炼的句子是童谣特点,如果只读童谣,那是一串珍珠项链。但是绘本需要情景与细节的描写才能让孩子读下去,当你把童谣的句子分段在每一页的时候,童谣连贯的项链断了,句子如同散落的珍珠,瘫在那里了。如何把它再连起来呢?情节的暗线起着关键的作用。因此,我们在原作的基础上添加了细节描写,去掉了一些图画无法表现的场面。比如原文里只有胡萝卜一方出征打败藕王的描述,没有双方出场、对峙、叫板的场面。原文中只有角色的描述,没有动作的细节描写,比如小葱使的银杆枪,韭菜使的两刃锋孩子只看到动作,没有情节,而我们则设计了细节:小葱端起银杆枪,一个劲儿向前冲。茄子一挺大肚皮,小葱撞个倒栽葱。韭菜使出两刃锋,呼啦呼啦上了阵。黄瓜甩起扫堂腿,踢得韭菜往回奔。图画又将这些具体的动作表现出来,孩子看到了连续的情节,故事性凸现出来了,通过各种细节设计,情节的珍珠链串了起来,画面阅读的节奏延续下去了。

我们离开民谣继续延伸,用图画说故事。一个故事的发生有几个条件:时间、空间和人物,《一园青菜成了精》空间是菜园,人物是一园青菜成了精,那么时间呢?故事发生的时间呢?这是故事前行的关键,青菜成长随着时间而变化,图画语言可以清晰地表现这个变化。经过讨论我们设定了故事发生的时间,那就是从当天晚上到几天后的一个早晨,这个设定让一个人——民谣里没有描写的老农——作为故事的引子现身了,他是菜园主人。扉页上主人快活去了,那么下面的“活闹鬼”不闹腾待到何时?戏就要开始了。有句俗话叫做“家无主扫帚舞”,它让我想起大人不在时兄弟闹腾的快活情景,因此画里许多细节的设计就来自童年游戏的体验。大王小兵是我们童年游戏的扮角,将这些移到青菜身上,儿童的影像在画面里动了起来,闹起来,闹得很不像话。但是我们快活啊。主人回来的时候,我们强把快活压在心里,装乖。但是闹腾总要留下痕迹的,老农目瞪口呆的惊讶是童年里小伙伴闹腾之后大人回来看到我们的表情。画里青菜熟了,辣椒红了,对应的现实是我的兄弟屁股被打红了。因此,改变一园青菜成了精故事结构的过程,就是寻找童年朋友的一次体验。

故事结构确定了,怎么让孩子理解我的图画语言?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孩子是绘画大师,运用、理解图画语言的能力比我们高明不知多少倍。他们能够看懂朋友之间的图画语言。而我们常常会不知轻重地把成人的看法丢给孩子。成人立场的绘画对儿童来说是一堵墙,过于显露成人才气的砌墙往往会成为孩子寻找图画语言的障碍。

从成人绘画语言转换成童书绘画语言,需要学会用孩子的眼睛去看世界,要让孩子能够顺着画面进入故事并在图画里看到自己。本着这个愿望我尝试着多种手法来表现童谣里的诙谐幽默,但成人立场的顽固习惯使我的画作与童谣的调性老搭不到一起,工作因此停顿了好长一段时间,让我很伤脑筋。直至信谊执行长张小姐建议我用白描的手法来试试,才让我找到了方向,那就是向儿童学习。《一园青菜成了精》的初稿是我和小外甥讨论进行的,他和我一起画造型,给我演绎一园青菜成了精的故事细节,并强行在我的正稿上留下他的痕迹。我尽量学习他的视点来描述孩子的生活——童谣里孩子的生活。我学习国画传统技法,我喜欢丰子恺、齐白石先生的画,发现大师的心与儿童的心如此相近,同样淳朴、真诚、单纯,一定是因为“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最终我学习他们的写意手法画出了《一园青菜成了精》。

图书出版后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一年里重印了四版,许多妈妈和我说她们的孩子读了《一园青菜成了精》很快乐。一个妈妈在网上留言这样说:书里的童谣字句和我听到的北京童谣相差不多,两岁多的儿子最近也正是更喜欢听“北京童谣”的时期,慢热的他让这本书在书架上放了差不多两个月,最近才开始翻出来让我念。当我念到“韭菜使出双刃峰,一个劲儿地往前冲,黄瓜使出扫堂腿,踢得韭菜往回奔”,他乐不可支,学着我的口气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念到“打得辣椒满身红,打得茄子一身紫”,儿子就在墙上贴的认青菜水果的图片里面指了辣椒和茄子出来,很兴奋地说:“妈妈!在这里呢!”真的很开心,这本绘本带给我和儿子快乐的阅读时光。

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收获。

作为一个绘本的创作者,儿童观是我们绘本创作绕不过去的话题。什么样的儿童观养出什么样的绘本。你心里有没有儿童,翻书一眼可以看出。装成儿童,再像,还是一个顶着大头面具混在儿童里的成人而已。

一园青菜成了精.jpeg

(周 翔)


Copyright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 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 


技术支持: 嘉选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