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创作研习营 >>创作研习营 >> 《团圆》的创作历程
详细内容

《团圆》的创作历程


余丽琼.jpg

创作《团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一件历时整整三年的浩大工程。

那是在2005年春节之后,我接到信谊的约稿。在那之前,我刚刚改编过一个关于过年的童话故事,编辑告诉我,故事的基础不错,能不能在此基础上再将情节写得更丰富些,使它变成一个长度、深度都足以能做成绘本的故事。我虽然一口接下了这次创作任务,但心里一直忐忑。写一个童话与创作一个绘本故事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写绘本的要求非常高,尤其是情感故事,要做到既精炼又丰富、既独到又感人,才有可能达到好绘本的基本标准。因为心里一直对绘本心存敬畏,所以对写绘本故事不敢贸然涉足。就像一个学跳高的人,突然有一天把跳杆升到他的头顶上让他去跳,当然心里面会怀疑会迷茫。所以,接下任务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处于巨大的压力、惶惑和不自信的状态中,稿子没有拿出来,倒是有了些小小的抑郁。

幸好,还有一个重要的心理作用在起正面的影响,那就是自我挑战。我喜欢这种挑战,虽然那段时间心情压抑,但我还是在坚持,想看看自己最终会怎么样,能不能写出来,到底能不能跳过那根很高的跳杆。

第一稿是在一个月后交出来的。那是一篇足够长的童话,故事发生在森林里,是在一个下着雪的过年的背景之下,写的是奶奶和孙女之间的亲情故事。其实,这篇童话更像一个故事扩编的练习。我在以前的故事之上又添加了一些看似感人的情节,但显然也能一眼看出编造的痕迹。被我当成命题作文的第一稿很浅溥、很平常,更没有付出自己的情感进去,它是应付之作,被毙掉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编辑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不感人。

第二稿是对这个故事的修改,加入了一些细枝末节进去,我尽可能地想把细节写多写好,因为细节是最能撼动人心的东西。其实,我的创作此时已进入了一个误区,如果一个故事主要的枝干出现了问题,那么再怎么修剪或装饰它的枝叶都无益于改变读者对它的好恶。于是,第二稿的结果还是不尽如人意。

编辑看出了我的苦恼和问题,也知道这个命题完全把我塞进了一个死胡同里,于是让我放弃原先的那个故事,重新写,放开手自由自在地去写。听到这样的消息,我顿觉释然,有了生活重新开始的感觉。

我开始回忆自己的童年,童年过年时的场景,爸爸妈妈的样子,喜怒哀乐的心情……一点一滴都浮了上来。有时候想到过年时爸爸回家与我做游戏的往事,忍不住笑起来,还有每次等待爸爸回家的焦急和兴奋,跟爸爸每一次告别时我强忍住的眼泪……所有这些,都是真实的生命体验,我想把这些真实地记录下来。

我写下了一个长年在外面工作,直到过年才回家一次的爸爸,写下了爸爸与孩子之间相聚、离别的故事。一开始,我觉得这些回忆都太悲情,写下的故事难免会让读它的孩子们伤感。于是,有意识地写了一个调皮的性格开朗的小男孩,写他与父亲之间的重逢。但这种处理仍然是偏离了自己的生活体验,尤其是情感体验。其实,真实的我应该是一个内向乖巧的话不多但却敏感的小女孩。我小时候就是以这样的性格和情感在感受身边的亲人和周围的世界的。

写了第三稿、第四稿……写了二十几稿后,我拿出了自己比较满意的稿子。比较满意还不是十分满意,因为结尾总觉得不够高潮。这时,已经是2005年6月。时隔了半年,我依旧没有拿出像样的稿子来交给编辑,但让我感动的是,约稿的编辑并没有催我,也没有因此而对我失望和失去耐心。正是给予了我极大的信任和创作空间,才最终促成了《团圆》的诞生。所以,我想说,其实是编辑的态度决定了一本书的成败。

因为结尾的问题,我再次陷入巨大的压力中。我一次次回到自己的童年记忆里寻找细节、寻找灵感。于是,在9月的一个下午,灵感闪过,我终于找到了我想要的结尾——将硬币交给父亲。

团圆.jpg

稿子拿给编辑时,一下子就通过了。这也是我意料中的,因为,我知道我把自己写到了这个故事里,把自己的童年、自己的情感一并付诸文字,交给了这个《团圆》的故事里。

经过局部情节的讨论、修改,最终定稿是在12月底,这样算下来,故事创作部分整整用去了一年的时间。但这一年,对我来说,像跨越了一个巨大的鸿沟,跳过了一根高高的跳杆。当然,如果没有编辑的默默支持和不轻言放弃,我是无法做到这些的。


余丽琼





Copyright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 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 


技术支持: 嘉选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