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动快讯 >>活动快讯 >> 上海国际童书展 | 周翔:潜心修行,创作闪耀国际的中国图画书
详细内容

上海国际童书展 | 周翔:潜心修行,创作闪耀国际的中国图画书

640.webp (16).jpg


一年一度的上海国际童书展已于上周落下帷幕!展会上名社、名家、名作云集,聚集并筛选丰富优质的阅读资源,为促进和提升青少年阅读和亲子阅读品质提供了更为多样性和国际化的支撑。致力于推动原创绘本,挖掘绘本人才的“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奖”,当然不会缺席。


640.webp (18).jpg

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奖展位号6H11

640.webp (19).jpg

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奖“年度主题奖”获奖作品展示

640.webp (20).jpg

大奖承办方东方娃娃杂志社原创精品展示


童书展期间,“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奖”艺术总监、东方娃娃杂志社社长、著名绘本创作者周翔老师接受《国际出版周刊》专访,针对中国原创绘本发展、作者培养等问题发表观点。


受访者|周 翔   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奖艺术总监、著名绘本创作者、东方娃娃杂志社社长。1998年他作为江苏省中日儿童文学交流协会的理事前往日本交流,在追求优秀编辑,挖掘培养新人的同时,从事儿童读物的插画和绘本创作工作。他创作的《贝贝流浪记》、《身体里的小妖精》获得了CBBY第一届和第二届小松树奖,《荷花镇的早市》、《一园青菜成了精》获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其中《荷花镇的早市》被誉为“中国绘本的优美开端”。

记者|贾子凡






《国际出版周报》: 这是你第几次参加上海国际童书展,对今年有哪些期待?


周翔: 每一届上海国际童书展我都会参加, 还曾担任过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评委。上海国际童书展有上海的特点,其开放、活泼、友好、秩序感和精致度在国内都属一流, 我期待它越办越好。


《国际出版周报》: 作为图画书作家和出版人,你是如何同时做好这两种工作的?这两种不同的工作间有何关联?


周翔: 插画在图画书的出版流程里是前端的工作,编辑是后期的工作。作为创作者,我了解书的特性,也了解如何来表达主题;作为出版人,我则要设法将文图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因为有了创作经验,我在做出版工作时,更能了解其他创作者的心态,知道如何与他们对话,理解他们的想法。这两种工作都是为了将一本书、 一幅画做到最好,可以说,这两种工作我都喜欢,就像自己的左右手无法选择。插画、出版都需要令人感到意外的创意,这是最让我欣喜的部分。创意让我在作为创作者时感到兴奋,也让我在作为出版人时因看到其他插画者的才华而感到幸福。


《国际出版周报》: 从事儿童出版工作30多年来,你观察到中国图画书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


周翔: 中国出版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论是图书数量还是质量, 都有了极大的提升。特别是近年来图画书的进步, 更是给中国出版业的发展注入了一股强大的生机。由过去的连环画形式变成单本图画书,图画书的发展也使读者的阅读观念发生转变,并带来亲子共读理念的普及,这些都改变了我们的阅读环境。创作的艺术形式也呈现出多样性, 这让孩子看到了不一样的图画书, 整个出版事业蓬勃发展,令人兴奋。


《国际出版周报》: 你如何评价中国图画书的发展?


周翔: 首先,一件事情的成功涉及许多因素。图画书的蓬勃发展是在很多前辈打下的基础上实现的,许多出版人为此作出了贡献。我们又遇到改革开放的好时代,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接过了他们要做的事情,才实现了他们的愿望。可以说非常幸运。


其次,我们从孩子那里学习到好的图画书好在哪里。创刊初期,一位行销同事告诉我,他看到一个孩子走到哪儿都夹着一本书, 这本书引起了他的注意,拿过来一看,是一本国外的科学绘本。科学绘本很难做,做不好就做成了教材。一本能够让孩子喜欢的科学书一定有其过人之处, 这引起了我们的好奇。我们找来那本书研究学习,发现它的编辑理念与传统的完全不一样,它是站在孩子的角度去解读科学知识。以儿童为本的编辑理念让我们明白,只有以儿童为主体才能做出孩子喜欢的好书。


最后,改革开放带来了福音。那时江苏和日本文化交流频繁、温润、友好,还成立了中日儿童文学美术交流协会。来往交流的都是现在赫赫有名的人物:松居直、鸟越信、前川康男等。他们带来了图画书的新观念,开启了中国图画书编辑、创作之路。这样的文化交流延续了许多年, 不仅影响了图画书编辑,还使许多图画书创作者获益。


目前,中国图画书还处在学习和起步阶段, 就像一株幼苗刚刚破土而出,蓬勃而鲜亮, 但与国外图画书相比,在时间和观念上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不过,单纯的比较没有意义,最重要的是,我们要问自己的内心,为什么要做图画书。从对孩子的责任和爱上出发,抓住想对孩子说的话、想表达的情感,并以民族的延续和发展为方向来创作,才能让中国作品成为世界图画书之林里一枝灿烂的花。



从对孩子的责任和爱上出发,抓住想对孩子说的话、 想表达的情感,并以民族的延续和发展为方向来创作,才能让中国作品成为世界图画书之林里一枝灿烂的花。



《国际出版周报》: 你如何评价当下的中国青年图画书创作者?你对于图画书作者培养有何建议?


周翔: 如今中国图画书的创作者大多是年轻人,他们充满了活力和热情,他们感觉敏锐,这些特质在很多出版物中被反映了出来。创作的“元气”通过一本本书透出来,让我们感受到生命的张力。我期待他们能创作出更多好的作品。


创作的过程就像西西弗斯每天将石头推上山顶, 再看着它滚落下来,你不知道成功会不会降临到你身上。一位获得博洛尼亚插画金奖的年轻女性对我说,她每天在小屋里画画,用尽体力工作,唯有孤独紧随着她。插画工作对她来说是一种修行。我认同她的说法,创作就是修行, 你唯有每天努力工作,至于结果会怎样,不要多想。“什么时候刮西北风?这要看老天爷。”


《国际出版周报》: 图画书创作与单纯地画好一幅画相比,有哪些不同?


周翔: 这里需要区分一组概念。很多人觉得图画书就是画图而已,把图画出来就是一本书。即使到现在,很多创作者还是有这样的观念。


但是事实上,书与绘画是不同的艺术形式。图画书的表达是通过一张张流动的图带动文学故事的讲述;而一幅画是独立的作品,它需要尽量避开故事的干扰,纯粹从艺术的角度去诠释感受。


图画书是由很多元素架构出来的,如图像语言、漫画语言、文学语言、蒙太奇语言……但最关键的是把一个故事热情地表达出来,让孩子通过翻页了解一个完整的故事。读者能在连续翻看的过程中大致了解故事情节,这是图画的一个重要功能。


画家与图画书画家是两个不同的职业。画家用一幅画表达自己的情感,里面包含自己的生活经验,有很强烈的个性逻辑。而图画书画家是做书的人,是用图来写作的作家。他们用连续的图画说故事, 运用文学的逻辑关系来作画,从而形成图画书特有的品质。这是两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


比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凝固了人物瞬间幸福满足的表情,让观众感受到了画中人物微笑的不朽魅力,这是单幅画的作用。如果要讲述蒙娜丽莎的故事,那么它的边界就要被拉长,延伸开去, 要用连续的图画来叙述情节,用细致的描写来使故事引人入胜,这就是书的作用。对画家和图画书画家,大家容易因为“画”字混淆了这两个概念,而忘却了书的功能。


当然,文字也同样重要。作者写好一个故事,需要有文学逻辑的结构———要表达什么内容、如何叙述故事……将这个思考过程与脑海中的画面结合,就可以梳理成一个故事结构。


《国际出版周报》: 此次担任金风车国际青年插画家大赛评委,你对于好的插画作品的评价标准是什么?对你来说,评判一个插画作品是否优秀的关键因素有哪些?


周翔: 看一幅插画,重要的是看能否与之对话,它是不是一把可以安慰心灵的椅子,是否能够在欣赏的过程中引导观者走向美。再者,画中是否有意料之外的创意,是否刻意在追求所谓的风格。刻意的风格是一种扭曲的审美,反倒是一种丑陋。


插画能照亮文字,通过依附表达的主题,让文字的意蕴延伸。插画创作的过程,如照片的显像,摄影师需要反复冲洗底片才能让模糊的影像显现出来。同样,在插画里,文是底片,画家就是那个将故事冲洗出清晰图像的摄影师。这个冲洗的过程要看画家感受的张力,它决定插图的质地。


插画师一落笔,就是他的风格。插画为文学内容而作,是命题作画,要与文学风格调性相通、相濡以沫,才能显示出插画的本来面目。所以,插画家要根据不同的文学题材来变换风格,在不同的文学风格中“变脸”,“变脸”就是插画风格的自然流露。当然,单独欣赏一幅优秀的插画时,文学调性也会弥漫在画里,让插画的魅力得以彰显。


更多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大赛的征稿信息请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奖”。

公众号二维码.jpg

(欢迎扫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 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 


技术支持: 嘉选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