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创作研习营 >>创作研习营 >> 打破边界,再论原创绘本——大学老师五人谈
详细内容

打破边界,再论原创绘本——大学老师五人谈

一直以来,绘本被定义为“最适合孩子读的书”,它们陪伴着孩子、滋养着孩子,为孩子带去了无边的幸福。之于孩子,绘本不可或缺、意义非凡,这早已是共识。


近期,由东方娃娃《图画书观察》杂志发起的一场关于绘本的讨论,触动了我们对绘本习以为常的神经。张公善、刘志权、吴巍莹、佛朝晖、傅元峰五位大学老师打破绘本现有的边界,跳出绘本固有的藩篱,重新探讨了绘本的内涵与外延,重新审视了绘本创作的得与失,也重新思考了绘本与阅读、教育乃至生命各个维度的关系,引发了我们对绘本新一轮的思考。


本期开始,我们将陆续分享五位老师关于绘本的新观点,并邀请不同领域对绘本有洞见的嘉宾交流分享,发现绘本更多的可能性,把绘本的力量传递到更远更广的地方。




1

中国原创绘本问题热议







张公善


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访问学者,微信公众号“儿童文学周刊”创建者,致力于儿童文学的教学、研究与推广,著有《批判与救赎》《小说与生活》《生活诗学》《整体诗学》等。



 张公善:


其实中国原创绘本这几年突飞猛进,成果喜人。但问题也不少,抛开幼稚性不论,还存在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不少原创绘本要么没民族性,要么没世界性。中国原创绘本要想走向世界,可能还要解决好本土性和世界性和谐统一的问题,既要体现中国特色,也要具备普适性。因为儿童不仅仅属于一个国家,儿童也属于全世界。







刘志权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现当代文学专业教授,美国杜克大学访问学者。江苏省中华诗学会副会长,江苏省叶圣陶研究会副会长,江苏省鲁迅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在《光明日报》《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等权威核心学术期刊发表论文数十篇。



 刘志权:


我认为中国原创绘本恰恰是它们的原创性不够,原创不是说我们中国人自己编的就是原创,而是说我们应该要有创造力。在一些中国原创绘本里,也有给我留下不好印象的作品。比如说大灰狼过红绿灯,红灯不能走,绿灯才可以走。像这样的作品,就没有审美,完全变为了一个图解,一个教育的工具。


我觉得,我们不要执着于教育,只要主题是积极向上的就可以了。在这个范围里面,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审美的东西,像创造力、想象力都属于审美的一部分。


当然,中国原创绘本里也有很好的作品。比如,原创绘本里有我们中国的文化元素与特色,这是国外的绘本表现不了的。比如二十四节气的绘本,非常美。我们是有属于自己的文化传统的,可以说是一个宝库,但我们需要去挖掘。我们要注意不要总是停留在说教的层面上,我想我们的作者也会不断进步,尤其是一些年轻的创作者,会越来越认同新的理念,而不是一味说教。所以对于中国原创绘本,我们不要去排斥,而是应该去扶持。







吴巍莹


学前教育学博士,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副教授,学前学院教工书记。曾在幼儿园工作10余年,有较为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承担了《幼儿园游戏》《儿童创意戏剧》等课程的教学工作,主要研究方向为学前儿童戏剧教育、学前儿童音乐教育、幼儿园游戏。连续6年担任全国学前儿童音乐教育论文评审委员会的评委,在期刊杂志上发表论文20余篇,出版书籍5本,参加国家级课题1项,省市级课题多项。



 巍莹:


我觉得绘本工作者要去研究儿童,因为我们受成人本位的影响,我们的确没有仔细研究过孩子,我觉得这也是客观存在的一个差距。虽然我们现在也在努力,再往前行进,但是在行进过程中,西方也没有停滞。所以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个问题,并且再往前迈进。尤其是一些文学作品者,还有一些插画家,要看看我们中国孩子他们究竟是什么样子,然后如何运用从国外学到的东西,表现我们中国孩子,怎样反映他们的心理特点?怎样先让绘本有趣起来?先不要讲知识,先让孩子看到这本书就想去摸一摸。有时候一本绘本用到了很多中国元素,但是这些元素很满、很硬,没有进行有机融合。当作者们有了一个小思路的时候,要跟不同的人去讨论,怎么样把它打磨成一个好东西,这是我们要走的一条路。







佛朝晖


毕业于浙江大学比较教育学专业,获博士学位。先后在意大利慈幼会大学和德国不莱梅大学做访问学者。现任国家教育行政学院教育行政教研部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职业教育、比较教育。发表论文60多篇,7篇文章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出版专著1部,参编著作8部。主持2项教育部重点课题。参与10余项国际、国家级课题研究。


 佛朝晖:


我觉得中国原创绘本应该加强原创,利于中国儿童更了解我们自己的文化,产生文化自信。一方面绘本的发展有一定的发展阶段,从引进,学习,吸收到原创,再到特色发展和输出。这是学习借鉴国外经验的一般路径,绘本发展的过程也不例外。有时候这些阶段是并存的。现在,我们国家已经到了消化吸收国外优秀绘本经验,创作自己优秀绘本作品的阶段了,我们的画家、儿童文学家和编辑一定要抓住机遇,为我国儿童创作出有中国特色的绘本。


2

探讨原创绘本的意义与价值








傅元峰


2003年毕业于南京大学文学院,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南京大学中国新文学研究中心新诗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当代小说、诗歌研究,曾主持教育部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当代诗歌民刊研究”、国家社科项目“新诗抒情主体研究”等多项,著有《思想的狐狸》《寻找当代汉诗的矿脉》《景象的困厄》等。



 傅元峰:

不少人不放心给孩子看原创绘本,因为它们处于一个非常原初的学习期,就像国产劣质奶粉一样,没有建立消费信任。但是,国产奶粉就必须停产吗?未必。这里面,国内的原创绘本需要一场儿童本位意识、艺术精神和美学观念的深刻变革。


绘本可以给孩子充沛的想象力,细腻的情感,特别的创造性,还有各种奇妙的关于已知和未知世界的信息。绘本对当代孩子来说,是成长的主要精神食品。



 刘志权:


我们一些民族性的东西,也许在我们身边看不清,但放到世界上来看就会很有特色,也可以看得更加真切。但说到民族性,我们不需要太刻意追求民族性的东西,不要去狭隘它。整体来讲,我们的作品中会自然有这些民族性的东西,我们有的时候也会过于去追求,会有焦虑,怕失去民族性的东西,但其实这是自然而然就会有的。


另外,我们的全民素质是在慢慢提高的,现在的孩子,他们的视野、条件都比我们那个时代好。像绘本的出现,其实是表现我们素养的一种提高。绘本阅读对孩子是有益处的,具体要说有什么样的好处,可能不好说,但这种培养是潜移默化的。绘本培养了孩子对美的东西、对好的故事的喜爱,这些就在孩子们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并且扎下了根,有可能这些孩子长大后,就变成了对文字的喜爱成为了作家,或者是对绘画的喜爱成为了画家、插画家等等。


 吴巍莹:


中国原创绘本的存在当然是有它的意义和价值的,从整个国家层面上来讲,我们要培养孩子的文化认同感和自信,这个确实很重要。一个民族,文化是价值观的根,我们不能忘本,它是铸魂工程,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也迫切希望有一些中国原创的绘本。


但为什么大家更趋向于去介绍引进的绘本呢?我觉得第一是惯有思维,“外国的月亮就是圆”。选择绘本的人心态是不一样的,对于引进的书,他更多是以欣赏的眼光去看,你一旦欣赏了就是喜欢,一旦喜欢了缺点就弱化掉了,就和“情人眼里出西施”是一个道理。但人们对原创的书有惯有思维,就觉得它是不行的,就定义着你不欣赏它,你不欣赏它马上就会把它的缺点放大,就以挑剔的眼光看待它了。所以我觉得对于中国原创绘本,大家要慢慢学会欣赏,学会包容。中国原创绘本还在成长阶段,如果没有建设性意见,而是去戕害他,它永远长不成一棵参天大树。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有一些好的原创绘本,比如《谁咬了我的大饼》《漏》。我觉得中国原创绘本是一条漫长的路,但根本的观念一定是儿童。 


 佛朝晖:


我们接触的绘本中,80%以上都是引进的。我想这有利于跨文化交流,在全球化时代,孩子通过绘本了解到其他国家的历史、人物、风俗、饮食和建筑等文化,这是有利于孩子开阔视野,形成跨文化的理解力和包容度。我在德国访学时,常常看到一些在国内引进的国外的绘本,如《我爸爸》《我妈妈》等,还能跟外国人聊他们国家的绘本,如德国的《牙齿大街新鲜事》等。但是,我们还是需要更多中国原创的绘本,这有利于孩子对中国文化和文明的理解。正如一个人胃口的养成,小时候常常吃肯德基和麦当劳的孩子,长大后自然喜欢薯条和汉堡;小时候以中餐为主的孩子,自然喜欢吃中餐。


△以上内容部分引自《图画书观察特刊:我看图画书——大学老师五人谈》。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Copyright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 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 


技术支持: 嘉选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