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创作研习营
  • 打破边界,再论原创绘本——大学老师五人谈

    近期,由东方娃娃《图画书观察》杂志发起的一场关于绘本的讨论,触动了我们对绘本习以为常的神经。张公善、刘志权、吴巍莹、佛朝晖、傅元峰五位大学老师打破绘本现有的边界,跳出绘本固有的藩篱,重新探讨了绘本的内涵与外延,重新审视了绘本创作的得与失,也重新思考了绘本与阅读、教育乃至生命各个维度的关系,引发了我们对绘本新一轮的思考。

  • 把中国故事讲得好玩些 | 对话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奖年度主题奖获奖作者

    主题奖颁奖期间,我们有幸与获奖作品中的几位创作者——《天边最亮的星》图画作者王笑笑、《爸爸,生日快乐!》文字作者张晓玲、《哇玛尖措的草原》 图画作者洪微、《塞罕坝的树》文字作者李雅融及图画作者王祖民、《豆干粿》 文字作者陈碧仪座谈,倾听他们创作背后的故事,了解他们是如何从儿童的角度出发,用儿童看得见的画面、听得懂的语言去讲述发生在中国现实社会的故事,让我们在阅读这一个个故事的过程中,去体会温情、美好与力量。

  • 《团圆》的创作历程

    《团圆》的创作历程余丽琼创作《团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一件历时整整三年的浩大工程。那是在2005年春节之后,我接到信谊的约稿。在那之前,我刚刚改编过一个关于过年的童话故事,编辑告诉我,故事的基础不错,能不能在此基础上再将情节写得更丰富些,使它变成一个长度、深度都足以能做成绘本的故事。我虽然一口接下了这次创作任务,但心里一直忐忑。写一个童话与创作一个绘本故事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写绘本的要求非常高,尤其是情感故事,要做到既精炼又丰富、既独到又感人,才有可能达到好绘本的基本标准。因为心里一直对绘本心存敬

  • 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

    “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这是丰子恺先生对自己孩子说的,我喜欢这句话。我祈望能够进入孩子的生活,向孩子学习。我祈望能够做出孩子喜欢的绘本,祈望能够做到这一点。《一园青菜成了精》的创作就是我通过绘本进入儿童世界的一次旅程,我变成了孩子钻进书里。希望孩子们读这本书的时候能够与作品里的“孩子”快乐嬉戏,这是我做这本书的初衷。《一园青菜成了精》是中国北方民谣,诙谐幽默,读起来朗朗上口。初读,感觉内容儿童味很足:出了城门往正东,一园青菜成了精,绿头萝卜坐大殿,红头萝卜掌正

  • 卜佳媚:拉呀拉,从生活中“拉”出好故事

    卜佳媚,2002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装饰专业。主要作品有《我喜欢你》《兔子的胡萝卜》《静静的夜》《猜猜我是谁》等绘本。有了孩子之后,每天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有一天我正在给宝宝打毛线,两岁左右的她,坐在我的毛线球筐子那里,拿着毛线球在手里和地上滚来滚去。对她来说,毛线不是妈妈用来打出衣服的材料,而是变成了她的玩具和伙伴。于是,她的很多玩具都被毛线绕来绕去,甚至包括我的脚。故事就这样开始了。最初我写的几乎就是女儿在家玩毛线的过程。我把稿件拿给东方娃娃的

  • 张迅:我的汗流浃背的流汗书

    张迅,稚嫩爸爸,不安分画图人,非主流漫画编辑,编的漫画集拿过法国安古兰漫画节另类漫画奖。名字里有个“迅”字,但却以“慢”著称。现在南京艺术学院教书。2012年创作出版科学绘本《流汗啦!》。张迅:我的汗流浃背的流汗书说来惭愧,决定加入《流汗啦!》这本书的创作已是六年前的事情了。好像是在夏天,我汗津津地跑到编辑部交稿、喝茶、侃天侃地,正在快活,余主编突然闪入,郑重其事地交给我一篇文稿,说要请我打《东方娃娃》科学绘本系列的头炮。担此重任,我压力陡增,但也虚荣心弥漫,抱着为即将出生的宝宝画出几本书来的天真愿

  • 生活是创作的来源

    童年,每天上学都要经过一条巷子走到学校,这条巷子有一个名字,就叫南巷子,是一条特别普通的巷子,砖铺的、窄窄的。进巷口,第一户就是一家“老虎灶”,它也是一家茶馆。家家户户去那儿打开水,打一瓶水得先买一个水筹子。人们喜欢在茶馆里摆闲话,烟雾水雾缭绕出许多故事,那儿是我放学后最留恋的地方。往前走几步,“茶食店”里面有各种糕点,名字有俗的有雅的,味道反正都好吃。“云片糕”是长长的一条,打开油纸,一股子甜香劲儿,酥糯的,缀着点儿核桃的沫儿,一片片黏在一起,吃的时候得一条一条揭下来,这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Copyright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 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 


技术支持: 嘉选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