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孩子们工作,而不是为钱!”中日绘本画家、编辑告诉你好绘本如何做出来


9月中旬,应东方娃娃杂志社之邀,日本福音馆前执行总编、现任“小活字图话书”总编辑唐亚明先生携4位日本知名绘画家来到中国,与东方娃娃杂志社的各位编辑同事,就中日绘本的发展状况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探讨,同时为接下来共同打造的中日合作绘本进行了前期的实地采风工作。


唐亚明是日本出版界的首位外国编辑,当年受邀于“日本绘本之父”松居直进入著名的福音馆工作,至今已活跃于日本绘本界35个年头。可以说,这位经历颇具传奇色彩的唐亚明先生,是中日两国绘本交流的桥梁人物。


此次交流中,唐亚明先生与同行的日本画家们就绘本创作、编辑的理念与技法,发表了各自的独到见解,为国内的创作者和编辑带来了新的启发和思考,也让国内的读者朋友们知晓,一个好的绘本作品背后凝聚了多少人的心血、经历了怎样的创作过程……


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他们的精彩发言吧。


嘉宾介绍


日本福音馆前执行总编、现任“小活字图话书”总编   唐亚明

日本知名绘本画家     夏目义一、后藤仁、斋藤隆夫、大岛英太郎(排名不分先后)


讲座精彩观点




唐亚明.png

日本福音馆前执行总编、“小活字图话书”总编 唐亚明


绘本只要努力就能做出来,因为你曾经是个孩子


在绘本这个领域,中国正在迎头赶上来。虽然日本在绘本领域开始的比较早,绘本创作大概是从上世纪50年代后期就开始了,但它真正的黄金年代是60、70十年代,那也是最好的时期,到80、90年代,因为泡沫经济出现了停顿,但其实日本出版业并没有停顿,绘本领域停顿无非是受到孩子少的影响。


我现在觉得,中国出版社的从业者比日本年轻多了,你去看日本,从事出版业的人均年龄普遍比较大。所以,绘本创作的未来,肯定是在中国。


我简单说一下个人经历,80年代初期,我在中国音乐家协会是负责翻译日本歌曲的。那时候明星李谷一等人唱的很多歌都是我翻译的。偶然的机会,当年的日本儿童文学代表团到中国来,正好让我去做翻译,当年松居直先生,就是福音馆的社长,问我愿不愿意到日本工作。听这名字我以为是宗教团体,我一辈子没想到要做童书这个工作,但当年一听说是去日本,还雇佣我,那去呀!当年出国大潮嘛,就懵懵懂懂就到了日本,还成了日本出版界第一个外国人,之前日本出版社从来没收过外国的编辑、职员。


QQ截图20191010131606.png
唐亚明和松居直先生


当时我没怎么学习过少儿的工作,心想我能干这工作吗。当时松居直的一句话,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也希望大家都记住这句话。他说:“如果让你去做一个灯泡,你没学过电子工学什么的,那你肯定做不出来,但是让你做儿童绘本,你只要努力,就能做出来,因为你曾经是个孩子。”

我在编书的时候就会想到,我曾经是一个孩子,现在也是个孩子。虽然很多感性的东西忘掉了,但我尽量地回忆起来,尽量站在孩子的高度来想策划,想我的书,我觉得这是个最根本的。

国内的情况是,在编书的时候会考虑很多上级的政策,宣传方针等等,这是中国特色。虽然日本没有这套,但一致的是,不管你处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要忘记我是在为孩子们在做工作,不是为金钱在做工作。

松居直他说一句话:“你不要追钱,钱是追不到的,你只要拼命做好你的工作,钱是跟着你走的。”我记住了,你只要做好工作,钱自然跟着你走,你赶它走都不走。现在很多国内的人就是拼命想利益第一,我怎么把钱挣来,这往往不成功。比如,日本的很多绘本画家,他们都是拼命的舍弃一切来做他们事业的人,所以,他们能画出非常好的画。


2_副本.png

绘本画家 夏目义一



法国菜的材料在日本都有,但唯一没有的就是法国的空气


对于绘本,我也在学习中,与其说我在跟你们说,其实你们也在教我很多东西。我讲一个三四十年前的事情,我特别喜欢的一个做法国菜的厨师,他有一句特别有名的话:“我只要想做法国菜,法国菜的材料在日本都有,但唯一没有的就是法国的空气。”


这句话对我启发很大。我现在做关于熊猫的书,虽然在日本能看到很好的熊猫,但为了要画得逼真,我去了中国的九寨沟、卧龙,还有其他看熊猫的地方,看了很多熊猫。


我特别想知道中国的空气、环境,知道之后我才有信心来画。做绘本是一个非常难的工作,因为你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去掉,最后只留下本质的东西。所以,我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尽量不用电脑,尽量用我的想法,用我的手和脚来做这个工作。要辛苦,要用腿,用手,但在这个时候,你一定有新的发现,和用电脑不一样。而且编辑别人的绘本,对自己也有好处。


后同人_副本_副本.png

绘本画家 后藤仁


到当地去采风,是我最重要的原则




我做绘本最重要的体会是,要到当地去采风,这是我最重要的原则。有人说现在这么方便,一上网什么东西都能调出来,按照网上就能画出来。但我绝对不这样,我一定要去当地,而且我一定要手绘,不用电脑作画。


我现在正好跟唐亚明,刚刚做完了一个作品,如果顺利的话,大概今年年底或明年初就能出版,是一个西藏的民间故事。我曾经在日本出版过一个西藏的民间故事,为了画这本书,我在西藏待了一个月,就是为了了解西藏。因为当年日本人去西藏还是挺困难的,但我能到西藏人的家里,看到他们家里的情况,我画了很多写生,当然我也参考照片画了一些,但主要还是我的写生。我以前在福音馆出的一本书,就是中国壮族的民间故事,也是为了画这本书,我采访山里,了解少数民族。因为我画的这个形式是日本画,中国叫国画,日本有日本画这个形式,画起来很费时费力。要用很多塑胶,用各种颜料,有的是岩石的那种画的颜料,画起来非常贵,作画成本比较高,尽管如此,我还是不管他的价格昂贵,还是费时费力,因为我觉得我能发挥得最好的就是用日本画,所以,这对我很重要。


我觉得孩子们是有非常敏锐的感知的,你下功夫画出来的画,他们是能感觉出来的,我非常相信这一点,绝对不会马马虎虎糊弄过去。所以,我可以舍弃一切做我的作品。目前中国在经济上正发展成世界上强大的国家,但我相信中国的文化在今后的发展也会更快更好。



1_副本_副本.png

绘本画家 斋藤隆夫


编辑工作反映了一个人整体的气质、水平,反映了你本身的各个方面


我画的第一本绘本也是在福音馆出版的,那是歌德的一首诗,当年根据这首诗画的画,得了日本小学馆的绘画大奖。已经是26年以前的事情了,绘本还是当年以美国、印第安为背景创作的作品。


我住在日本的长野县,一个叫上田村的村子里,有记者问我,你想画什么,通过这个画画,你想得到什么。因为我以前没怎么画过绘本,所以,我画时是花了一些时间来思考的。绘本是个很小的世界,通过这个世界可以让孩子们来认识这个世界以及意识的构造,而且孩子们通过书还可以了解认识世界的方法。我这个想法到现在也没变过。


1574316096926962.jpg
齐藤隆夫画的《青蛙的平家物语》

我最近画了一本《儿童之友》,通过这个画我有很多想法,我认为做绘本是作者和编辑共同的工作,编辑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但我觉得日本的编辑理解的能力非常薄弱。


迄今为止,我总以日本的古典题材为素材来创作绘本。但是以前民间故事是口口相传的,对不同版本的民间故事,不同的编辑理解起来就会有些问题。我觉得他们每天是在手机上进行非常片段的、短信式的语言交流,因为对文学也就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我觉得在座的各位,你们今后做绘本的时候,不要觉得这只是一个工作,其实这个工作反映了一个人整体的气质、水平,你所有的东西都反映在这个工作上,它反映了你本身的各个方面。


微信图片_20191010091036_副本_副本.png

绘本画家 大岛英太郎




我并不是要迎合孩子,

只是全心全意地把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画出来


这次来中国带来了两本与中国有关的绘本。这个故事是有关中国民间故事的,当时有人觉得,中国画家会画得比较好,可我太喜欢这个故事了,我就决定要自己画出来。所以,现在这个民间故事又回到家乡出版,这对我来说感到特别荣耀,我画了很多自然方面的书,特别擅长画鸟和恐龙。这本关于恐龙的也在中国出版了。我这一辈子作画的主题,就是恐龙怎么进化成鸟。


鸟是从恐龙演变来的,这已经成了科学的定论,因为在中国辽宁发现了带羽毛的恐龙,所以,我对中国是有特别的感情的。


640.webp (1).jpg
大岛英太郎的《老虎和猫》

我的方针是,我感兴趣的事情,我就全力以赴,有些人觉得对孩子是不是有些难的,但我不管,我会努力去画好,孩子会喜欢的。我其实并不是要迎合他,我就全心全意地把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画出来。特别高兴的是,我画的另一本关于恐龙的书,要被收入日本的小学学习内容。总之,我觉得特别重要的是,你一定自己感兴趣,你做出来的绘本,孩子们一定会喜欢的。


提问环节精选


余丽琼(东方娃娃杂志社总编):我们的现状就是大量引进国外的绘本,所以,我很想知道,日本当初有没有引进过大量的、很多国外的书?


唐亚明:松居直接手福音馆后知道日本当时很缺儿童书,他发现40、50年代美国和东欧有很多很好的儿童书,于是就把它们引进、翻译、出版,不过,他们当年翻译出版和现在不一样。


他们当年都是把书全都拆开,订在墙上,一页一页地学习。为什么?怎么画?为什么翻篇这么做?中国出版社完全是为了赚钱,就是卖了就好了,日本人这一点就很聪明,引进就是为了学习。日本也是从引进外国书开始的。包括现在福音馆现在最畅销的书,都是当年引进的,现在60年过去了,但还是那么畅销。


刘亚(东方娃娃杂志社文字编辑):我听到夏目先生提到一定要坚持手绘,我们在编辑的时候,遇到画家板绘比较多。可能板绘从技术层面上比较方便,那画家坚持手绘的原因是什么?他们认为手绘和板绘的作品对孩子有什么样的影响。


后藤仁:相对于AI来说,手绘具有表现不了的立体感和真实感,即使AI再发展50年、100年。用手绘的画,最能发挥自己的整个绘画表现,能把自己的最大才能表现出来,通过这个,让孩子通过感性来理解一些东西。


夏目义一:如果用电脑画圆的话,所有人画出的都是一模一样的圆,很完满的圆,但如果你用自己的手去一个一个画,每个人画的是各种各样不同的圆,如果用手绘画三角形或者其他图形,每个人画得不一样,才是有趣的地方。


大岛英太郎:我在画活的生物的时候,一定是用手绘的,就像之前画老虎、恐龙的时候,如果你用电脑和软件来配合,它每一条每一根,可能画出的都是一模一样的恐龙出来,但如果用自己的手绘去绘画的话,这最能传达他个人的东西。


闫飞(东方娃娃杂志社执行主编):我很好奇,怎么去说服赤羽墨吉这样的大画家给孩子作画,在我们国内,我们请一个大画家,说给孩子做绘本,他们会觉得是拉低身份的。我了解到您是一开始是在中国工作,您又是如何看待创作这方面的生态?


唐亚明:对,您说的这个是跟日本很不一样。在国内我请非常著名的画家作画,他第一个问题是一幅画多少钱,但日本画家没有这么问的。我曾经把这事告诉过诗人北岛,他们现在都用这个方式去组稿。你再有名气,但你一辈子希望你给孩子留一件东西,留一本书,虽然你给我的钱没我卖一张画多,但我为孩子做一件事,我从来没做过这件事,我很愿意做。你为你的儿孙辈来做一件事,我觉得这个有人愿意做,当然也有人不愿意做。


现在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他会考虑经济利益,我给你画半天,这一点钱算什么。我们知道,你卖一张画,远远多于你出一本书。但是,你都为了钱,就没有意义了。


更多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大赛的征稿信息请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东方娃娃原创绘本奖”。

公众号二维码.jpg

(欢迎扫码关注我们


0 0评论

推荐

  • QQ空间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 豆瓣

相关评论

技术支持: 嘉选网络
  • 首页
  • 留言